邁克爾·赫德森(Michael Hudson)


Spread the love

 

See the source image

邁克爾·赫德森(Michael Hudson

 

邁克爾·赫德森(Michael Hudson)先生是美國著名經濟史學家、經濟思想史學家,是美國當代獨立的金融和經濟分析專家,曾任職華爾街金融分析師。邁克爾.赫德森(Michael Hudson)現任美國列維研究所研究員,長期經濟趨勢研究所所長,密蘇里大學(堪薩斯校區)經濟系特級研究教授,並擔任德國柏林經濟學院、瑞典斯德哥爾摩經濟學院客座教授。

20世紀60年代邁克爾·赫德森(Michael Hudson)為大通曼哈頓銀行和安達信公司做國際收支分析,此後一直活躍在華爾街,為很多金融公司做咨詢服務。同時也先後在多所高校教授金融課程。同時,他曾經還是加拿大、墨西哥、俄羅斯和美國等國政府以及聯合國訓練研究所(UNITAR)的經濟顧問。他也是2008年美國大選民主黨候選人丹尼斯·庫欽奇的主要經濟政策顧問。20世紀90年代,俄羅斯和一些東歐國家跌入美國金融戰略陷阱,他被邀請去杜馬演講,提出一些財政金融政策建議俄國擺脫金融危機。

邁克爾·赫德森(Michael Hudson)的多部著作被翻譯成中文,其中代表作有《金融帝國:美國金融霸權的來源和基礎》(2008年)、《保護主義:美國經濟崛起的秘訣》(2010年)、《全球分裂》(2010年)、《國際貿易與金融經濟學》(2014年)。另外還有大量英文專著出版,《Super Imperialism – New Edition》(2003年),《Finance Capitalism and Its Discontents》(2012年),《Killing the Host》(2015年),《The Bubble and Beyond》(2014年),《J is For Junk Economics》(2017年),《…and forgive them their debts》(2018年)。

其中在中文讀者圈廣受好評的《金融帝國:美國金融霸權的來源和基礎》一書,旨在梳理美國與歐洲和美國與亞洲的金融關係背景,它解釋了自1971年黃金非貨幣化之後,美國財政部的債券標準如何為美國提供了一份免費的午餐,為什麼不可以預期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和世界銀行提供幫助。本書第一版發行於三十年以前,它首次對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強迫世界債務國實行毀滅性的政策進行了批評,並追溯了這些政策背後的美國外交壓力。它揭示了英國人和美國人在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時的舉動如何導致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金融解除管制的旗號下推動了債務國的資本外逃。本書還記載了世界銀行自20世紀50年代以來如何力求促進國際貿易對美國農產品出口的依賴程度,從而世界銀行也相應地反對國外的土地改革和農業自給自足。這些政策的種子製造了1991年後由美國支持的竊國寡頭主導下的俄羅斯改革的災難和1997-98年亞洲及俄羅斯危機,它們都可以追溯到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這兩個佈雷頓森林機構從其創建始在美國經濟外交官的堅持下留下的結構性錯誤。

《全球分裂》是《金融帝國:美國金融霸權的來源和基礎》(亦名《超級帝國主義》)的續篇,描述了債務國和原材料出口國在20世紀70年代尋求創建國際經濟新秩序的努力。作為一項民族主義而非左派的計劃,國際經濟新秩序倡導非共產主義版的新政,以改進原材料的貿易條件和建立農業和工業自立,最終避免貿易依賴和對外債務陷阱。今天,這一計劃已成為一段被遺忘的插曲。自20世紀80年代以來,在1979年瑪格麗特·撒切爾夫人當選為英國首相和翌年羅納德·里根贏得美國總統選舉之後,該計劃的積極面全被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強加的金融緊縮和私有化取代了。在過去的20年中,外國政府的公共企業被私有化,而公共企業的發展曾是國際經濟新秩序的中心支柱。歐洲不僅沒有尋求一條出路。替代華盛頓共識及其以美國為中心的發展模式,而且連歐洲自己也實施了迄今只有不幸的債務國才採納的貨幣主義緊縮政策。

《保護主義:美國經濟崛起的秘訣(1815-1914)》內容簡介:在美國通過實施保護主義政策而崛起為全球工農業強國的過程中,一種舉世無雙的被稱作美國學派的經濟學說發揮著重要的指導作用。美國出於推行自由貿易帝國主義和金融帝國主義的目的,刻意地隱瞞了美國保護主義的歷史以及指導美國經濟崛起的工業化邏輯,從而使保護主義、美國學派與美國經濟崛起的歷史成為經濟學和歷史研究的「黑洞」。

《保護主義:美國經濟崛起的秘訣(1815-1914)》揭秘了這段鮮為人知的歷史和美國經濟崛起的秘訣,敘述了從《根特條約》簽訂後到1914年期間,美國學派經濟學的發展及其與政治鬥爭之間錯綜複雜的歷史,展現了美國民族主義政治家和經濟學家在塑造美國獨立自主的內向型工業化模式上所發揮的重要作用。《保護主義:美國經濟崛起的秘訣(1815-1914)》對我國啓動內需、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呼喚經濟發展戰略大轉型具有重要借鑒價值。

 

主要文章:

這篇文章同時有 简体中文